大清隐龙_ 1816 元首召见_爱看小说网
世界女兵
|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大清隐龙_ 1816 元首召见

发文时间:2018-07-12 文章来源:互联网
王辰的三排真的是气运够壮,如此难得的机会居然让他们给撞上了,细雨中三排士兵一个个站的如标枪一样,和致远号上下来的水兵们一起组成了两道防护网,拱卫着身后那一顶巨大的帐篷。

防水帆布撑起的帐篷足有五十个平方那么大,炮弹箱摞起来拼凑成一个大大的桌子,婆罗洲的地形图就摊开在上面。

“白拉奕的代表来了没有?马上通知他们,攻势立刻停下了,我们这次的目标就是沙巴地区,而不是整个婆罗洲……”

“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让他们冷静下来,不要狂热……”

王辰侧着耳朵听着零零散散的元语录,心中激动不已他现自己所领悟到的东西真的和元的战略计划是那么的相似。

“从白拉奕沿着维度线画一条横线,北面就是咱们渤泥行省的控制区域……逼着那些活着的土王签署割地协议,我们不要他们全部的土地,我们只要三分之一,也就是沙巴这一片土地……”

“答应的,我们保证他土王的地位,甚至给他融入华族贵族圈的机会,不听的就给我找个小河沟都淹死……凡是不识时务的土王,他们的领土全部分给其他听话的……”

“农业、橡胶产业、石油产业……这就是未来渤泥行省经济的三驾马车,我们的深度殖民就是沿着着三条线进行的……”

王辰贪婪的吸收着知识,浑然不知营长梁坤带着两名白拉奕华人卫队代表已经站在自己的面前。

“王辰!你丫的想媳妇想疯了?见到长官为什么不敬礼!”

“啊?啊……哎呦,敬礼!见过长官……”王辰定睛一看,梁坤正歪着脑袋注视着自己呢,身后是一名怒气冲冲的勤务员。

在梁坤的背后是两名浑身湿漉漉军服都贴在身上的军官,军装是华族的样式但是却没有帽徽和肩章的身份标识,一看就是白拉奕华族卫队的军官,正是房栋和吴昊然二人。

王辰脑袋一缩心说坏了,将军现我走神了是不是要处罚我啊,可是看表情不像啊?

这时候梁坤突然开口“听说你是这场追击战中,建制保持最完整的?全排士兵一个都不缺?”

王辰一听就来神儿了“报告将军!是的,三排一名减员都没有,也是冲到最前面的一支队伍……”

“不错,不错……”梁坤拍了拍王辰的肩膀就往帐篷里面走,可是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将军突然低声说了一句“你听得懂?你听得懂元说的那些话……”

“啊?”王辰无意识的点了点头,结果梁坤眼睛一亮,但什么都没有说。

梁坤心中感慨万千,心说华族练兵培养人才的手段简直是逆天,元果然比当年的天王水平高的多,想当年天国兴旺的时候,就知道养兵了,谁搞过真正的教育?

可是看看华族吧,就一个小小的排长,居然能听懂元的战略计划,说白了就算能听懂里面的一些名词就已经很牛逼了。

十九世纪末期,全球都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实行义务教育,就连大英帝国虽然建立了很多的学校,但也是有偿教学,很多孩子依然没有上学的机会。

只有华族,这个继承了儒家尊重教育传统的新兴民族,才会在教育上投入极大的财力,而且不仅仅是官方的投资,民间的投资也很多。

从去年开始,华族央行每年都要现五百万元的教育无息债券,一般都是三年期的。没有一分钱的利息,这其实就是向全社会募集教育资金,百姓掏腰包无利息的借钱给教育部兴办学校。

可是就这种无息债券,一上市就遭到了抢购,可见民间对教育的尊重有多么的重视。

有因就有果,文化的普及再加上时间的磨合,还有行政上的引导,自然会出现一个人才大爆炸的结果。

一名排长能听懂元战略意图,这还真不算是什么稀罕事儿。

梁坤带着房栋和吴昊然走进帐篷,两名军校生这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近元,两人激动的守住无措,敬礼过后房栋往前一走不小心就绊在了石头上差一点扑到地图上。

只听哗啦啦一片扳机扣动的声音,元卫队的那些快枪手已经把左轮和毛瑟的枪口对准了可怜的房栋吓得他脸都白了。

“这是干什么?把枪收起来……”肖乐天回头瞪了他们一眼“毛毛糙糙的,要是龙爷在就好了,哪会有这样的笑话……”

“你叫房栋?你叫吴昊然?都是6军军官进修学院的?”肖乐天笑着绕过桌子给他俩一人递了一块毛巾。

两人激动的手没着没落,也不知道是敬礼好还是先结果毛巾,最后还是肖乐天笑着把毛巾塞到了两人的手上“擦一擦,我也是想听听你们当地人的意见……盛两碗肉汤过来!”

军中的所谓肉汤就是罐头汤了,肉罐头切碎跟着南洋到处都有的香料一起煮,再加点干贝、干虾等等海产,咕嘟咕嘟一锅乱炖,多下胡椒驱寒。

这就是有名的部队乱炖了,虽然食材乱但是大战了一天,正是肚子饥饿的时候,这一碗肉汤下肚感觉五脏六腑都暖了起来。

“丞相!只要您给足军火,我们南洋华人不要您出一分钱,我们自己集资,保证三年把整个婆罗洲全部拿下……”吴昊然居然还是一名战争狂人,语惊四座。

肖乐天哈哈一笑“好胆量,好奇葩!那么房栋你呢?有什么意见没有……”

房栋缓缓放下肉汤“我的意见还是暂时停战,这场战争虽然只持续了半年,但是对我们的经济破坏还是很大的……”

肖乐天表情严肃了起来“接着说,大胆的说!”

房栋脸色微红“其实战争的本质,元已经在很多文章中阐明了,战争不过就是一次释放矛盾的过程……南洋这边也是如此!”

“为什么我们会和南洋土著生这场战争,那是因为我们之前的屯垦区在这片土地上创造了一个全新的经济圈,虽然只是简单的稻米香料,可是由国的巨大市场,让我们的这个经济圈,一下子变得非常庞大!”

“新兴经济体,冲垮了过去的经济模式,矛盾就是从这里产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