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九百七十九章 子鱼_爱看小说网
世界女兵
|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九百七十九章 子鱼

发文时间:2018-09-06 文章来源:互联网
那纨绔子弟看白晨和曹曹、郭嘉聊的飞起,似乎完全把他忽略了。

“师父,您是不是忘记我了,我还在这里啊。”

曹cao不喜欢别人打断他的话,他不满的看向白晨。

不过这时候,如果白晨不表态的话,他也不方便动手。

白晨看向纨绔子弟:“你怎么还在这里。”

“师父,我要跟在您身边,为您端茶递水。”

“为师的话,你听是不听?”白晨问道。

“听听听,当然听。”纨绔子弟连连点头,心中暗喜,看来白晨是答应了。

不说白晨的身手如何,但说白晨和曹cao的关系,就足以让任何人趋之若鹜,他也不例外。

他虽然纨绔,可是他还是分的清楚理智的。

他知道什么人惹得,什么人不能惹。

“从这跳下去。”白晨指着窗口道。

纨绔子弟张着嘴,愕然的看着白晨,曹cao等人却是一副正该如此的表情。

他们这里虽说不是正式的见面,可是这个纨绔子弟在此却是显得格格不入。

“可是……可是这里可是有五丈高啊……这么高,会……会摔死人的啊。”

这座酒楼可是泰阳最高最大的酒楼,足足有六层高。

而且每一层都比一般的建筑要高不少,六层加起来少说也有五丈高。

“你若是不跳,我便杀了你。”曹cao冷哼道。

“倒也没那么严重,不过你以后便莫要说是我的弟子。”

“若是我跳了,是不是您就承认我是您的弟子了?”

“若是没死的话,那便收你做弟子又如何。”白晨淡然说道。

纨绔子弟这时候也在做着激烈的心理斗争,他已经开始退缩,可是当他接触到其他人的目光之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

突然,纨绔子弟暴怒一声,大叫着朝着窗外冲去。

哐当——

纨绔子弟已经破窗而出,然后伴随着惨烈的叫声,在飞速的下坠着。

突然,白晨朝着曹cao冲去,曹cao心中一惊,身边的侍卫来不及做出反应,白晨已经抽出曹cao的佩刀。

不过白晨却不是朝着曹cao砍去,而是朝着后面的地板斜角掷出去。

佩刀穿破地板,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曹cao疑惑的看着白晨:“白先生这是何意?”

“既然他已经是我的弟子了,我岂容他如此轻易死掉。”

“孟德,快过来看。”郭嘉趴在窗前,向下看去。

曹cao来到窗前,却见那纨绔子弟正被挂在对面三楼的外壁上,而那把佩刀正穿过他的衣领后侧,正好把他吊在半空中。

曹cao倒吸一口凉气:“神乎其技,实在是神乎其技。”

不管是郭嘉还是曹cao的那些侍卫,也都是个个震惊,与白晨面对的越长时间,他们就越是感觉到心惊。

白晨若是要杀曹cao,实在是太简单了,恐怕他们根本就连阻挡都阻挡不了。

对于曹cao等人震惊,白晨倒是不以为然。

若是他们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恐怕他们连争天下的心都没了吧。

“曹丞相,帮我个忙,让人去将那小子放下来。”

“乐意效劳,你们几个,去将那少年郎带回来。”

这时候,曹cao对纨绔子弟的称呼也变了,可以发现他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

先前白晨没有承认纨绔子弟的身份,所以他还可以轻视。

可是现在白晨,承认了纨绔子弟是他的弟子。

那么情况就大为不同了,哪怕这小崽子再顽劣,那也是白晨的弟子。

不说现在,将来他若是学成归来,不用和白晨比肩,只要有白晨的一半本事,甚至是十分之一的能耐,那也能够在当今这猛将如云的世道上,闯出一片天地。

“白先生为何会对此子另眼相看?”郭嘉不解的问道。

“能让白先生看上的,多半是此子天赋异禀,只是我等无法辨识出来,也只有白先生这样的人,才能看出此子天赋。”曹cao恭维的说道。

“他没什么天赋,却有赤子之心,这便足够了。”

白晨转头看向,已经从楼梯被带上来的纨绔子弟。

那纨绔子弟到现在还蒙头不解,他完全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何半空中会突然飞来一把刀,而这把刀却把他救了。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莫说是他,便是曹cao都对白晨的那招惊为天人。

不过当他看到白晨的时候,似乎是突然开窍了,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白晨的面前,直接就跪下磕头:“弟子拜见师父。”

“他倒也不傻。”郭嘉淡然说道。

“你姓啥名谁?”白晨问道。

这可能是他最草率的一次收徒了,还有一个弟子是白晨连名字都不知道,就收做弟子的。

“弟子姓沐,名仁和,字子鱼,现年一十有八。”

“沐仁和,沐子鱼。”白晨嘴里念了一遍:“你拜我为师,想学什么?”

“弟子想学武艺,师父那么高的武艺。”

沐子鱼双眼放光的看着白晨,他已经见识过白晨那惊为天人的技艺,心中艳羡不已。

在家中,自己那父亲老是说自己无能,恐怕家业传到自己手上,便要彻底的败了,还不如把家业传给弟弟。

沐子鱼虽然对家业没什么兴趣,可是对于自己父亲的那些话,却是不能接受。

从小到大,沐子鱼总是会被拿来与自己的弟弟做比较。

所以他总想着出人头地,可是他对自己的能力又非常的清楚。

莫说出人头地了,便是一个人走出城,估计都会走错。

什么是出人头地?在父亲的眼里,就是当大官,干大事,被曹cao赏识,这就是出人头地。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他才会突然脑子发热的跳出酒楼。

“你可杀过人?”

“没,没杀过。”

“你想学武艺,是为了入军中为将?”

“是啊,只有这样才能出人头地,我爹才能看的起我。”

“只是为了让你爹看的起你吗?如果仅此而已,你可以有很多的选择,都能让你爹看的起你,比如说,我让曹丞相给你一个官职,比你爹大的官职,这样你爹就看的起你了。”

“不,我要凭自己的努力赢得我爹的尊重,我要像我弟弟一样,上战场杀敌。”

“哦?你弟弟也在军中?”

“启禀丞相,舍弟便在您的麾下,如今是一个参将。”

“哦?他叫什么?兴许我还记得。”

“沐康和,字子豪。”

“哦,是他啊。”曹cao摸了摸鼻子:“是个很有前途的年轻人。”

有些人说谎的时候,总会下意识的做出某些动作,比如说曹cao摸鼻子。

他不认得沐子鱼的弟弟,区区一个参将,怎么可能让他记住。

“子鱼,不如你也入丞相麾下,去军中历练些许日子,或许便能赶得上你弟弟了。”郭嘉开口说道。

他只听了一遍,便已经分析出沐子鱼的情况了。

多半是因为多年的放纵,以至于被家中父亲看不起,时常拿弟弟做比较,这才激起了沐子鱼的争强好胜心。

这种事说来倒也不少见,多发生在家境殷实的人家。

沐子鱼听到郭嘉的话,不由得看向白晨。

“我会的功夫不少,你是想学纯粹的杀人手法,还是想学在战场上取胜之道?”

“什么是纯粹的杀人手法?什么又是战场上的取胜之道?”

白晨看了眼桌子上的一筒筷子,抓起竹筒手中一抖,筷子便如箭矢一般疾射出去。

那些飞出去的筷子瞬间钉入墙中,整个墙面被钉的密密麻麻的,让人看的触目惊心。

曹cao等人和沐子鱼俱都是瞠目结舌,满脸的惊愕。

这人实在是可怕,只是筷子便能有如此杀伤,若是刚才射的不是墙面而是人,恐怕此刻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这就是纯粹的杀人手法吗?”

“这还只是基础,不出一个月你便能学会,若是你要学这手法,等你能够用一片叶子杀死百丈之内的任何人的时候,那就算是出师了。”

“用一片叶子,便能取百丈之内任何人的性命?这怎么可能?”

曹cao也是满脸的惊疑,这世上真有如此恐怖的杀人术吗?

“白先生,可否让我们开开眼界?”

白晨看了看曹cao,掌心拍了一下酒桌,桌子上的茶杯里溅起一滴茶水,白晨指尖一弹那滴茶水,茶水滴立刻便如子弹一般射出去,墙面上却是多了一个拳头大的窟窿。

众人再次倒吸一口凉气,这还是人吗?

如此绝技在手,难怪白晨对任何人都是有恃无恐。

沐子鱼目光闪烁:“那么战场上的取胜之道呢?”

“战技。”

“先前师父的那些杀人手法在战场上可能用?”

“以你的能耐,即便用的出来,恐怕也就只能杀上几个人,可是战场上可是有几百几千几万人,你又能杀的了多少?战技却不同,你能挥几刀,便能杀几个人,而且杀人技艺易学不易精,需要长年累月的刻苦钻研,才有可能小成,而战技却可以在战场上磨砺,所以相较而言,如果你要想在军中效力,那么战技肯定是最适合你的。”

“话虽如此,不过我觉得子鱼小兄弟更适合学杀人技艺。”郭嘉突然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