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舞苍穹 第三十三章 硬受三掌_爱看小说网
世界女兵
|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风舞苍穹 第三十三章 硬受三掌

发文时间:2018-09-06 文章来源:互联网
谢庆春和谢庆秋这两支,人丁最旺,武者众多,在谢家的地位举足轻重。他们扬言要脱离谢家,这是谢家的实际掌舵人谢沧海最不愿意看到的。

连云府三大家族成鼎立之势,宋家掌管着连云府,上通朝廷,下管黎民。城主府还有军队,力量最强,一直对另外两家虎视眈眈,蠢蠢欲动。如果这个时候谢家分裂,无疑是自断手足,自寻死路。

思来想去,权衡利弊,虽然舍不得惊才艳艳的谢听风,但为了整个谢家的安危,他只有两害相权取其轻,而牺牲谢听风了。

谢听风当然明白其中的玄机,知道爷爷也是被逼无奈。但即便如此,他对谢家也失去了好感,心中萌生了脱离谢家的念头。

“族长大人,你袒护出手偷袭同族的儿子,以大欺小,要取我性命,此为不仁;你们妄言脱离谢家,陷谢家于危难,这是不忠。以脱离谢家相威胁,让年迈的爷爷左右为难,这是不孝;我爹爹为了谢家的振兴呕心沥血,废寝忘食,还丢了一条胳膊。你身为族长,不知奖赏,还要对付他的儿子,此为不义。你这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人做谢家的族长,肯定会不公不正,偏听偏信,假公济私。试问,这样的谢家还有凝聚力吗?还有希望吗?我以是一个谢家人为耻!

想当初,我丹田被毁,心情低落,家族何曾给过我温暖,何曾为我四处求医问药?我每天看到的是冷眼相对,听到的是恶语相向。他们一个个骂我是废物,不配留在谢家,这让一个十四岁的孩子情何以堪?

为了不成为谢家的累赘,我只能选择一个人默默离开。形单影只,风餐露宿,饱受千辛万苦,经历九死一生。终于治好了身体,学成归来。本想为家族的振兴出力流汗,想不到兄弟嫉妒,暗地偷袭,想置我于死地。就连长辈也是非不分,容不下我,欲除去我为快。这样的家族有何温暖可言?有何前途而言?我看传承千年的谢家也就到此为止了!”

谢听风声情并茂、慷慨激昂的一番陈述,博得台下有正义感的谢家之人一片认同。看台上的宗门长老们,一个个颔首沉思。

“大胆!黄口小儿竟敢妄议家族之事。任你舌灿莲花,今天也难逃一死!”谢庆春恼羞成怒。

“既然这样,我宣布从此退出谢家,永不回来!这样总可以了吧?”谢听风失望至极。

“风儿,不得胡说!”谢庆云看着儿子,百感交集。

“说得轻巧,你以为脱离谢家就没事了?我的孩儿修为被废就这样算了?如果你想离开谢家我不拦你,但你要自废修为,或者受我三掌!”谢庆春打定主意一定要毁了谢听风。

“一定要如此?”

“一定要如此!”

“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

“我主意已定,再难更改!”

“那好,我答应接你三掌。不过,我也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

“作为长辈,你是非不分,以大欺小。如果你不怕天下人耻笑,在我接你三掌,侥幸不死以后,你也要受我三拳。不知族长大人是否有胆?”谢听风逼视着谢庆春的眼睛说道。

“有何不敢?难道我一个九品巅峰武师,竟会怕了你?”谢庆春不假思索,竟然答应了。

“风儿,不可!”谢庆云一脸的担忧,忙出言阻止。

“爹,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谢听风艺高人胆大,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那……那你小心一些!”

谢听风点点头,对着谢庆春双手一拱,说道:“我最亲爱的族长大伯,你还等什么?难不成想放过我?”

“小畜生,你做梦!”

谢庆春真气灌注双脚,一步步向谢听风走来,坚硬的石板上出现了一个个清晰的脚印。

“哼!老匹夫,想给我下马威?我可不是被吓大的!”

谢听风虽然心里如此想,但一点也不敢怠慢。两种功法一起发动,身体表面弥漫着紫红色的罡气。

谢庆春看着一脸云淡风轻的谢听风,心中疑惑,不知道他的底气从何而来。

“准备好了吗?我不想让人说我乘人之危。”

“哼,你其实早已迫不及待了,何必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出手就是了。”谢听风淡淡地说。

谢家是一个经营丹药的家族,谢庆春主修谢家独有的功法《玄木诀》,这种功法主要是依靠木灵亦枯亦荣的穿透力,既能用枯之力让对手中毒,肌体萎缩;也能用荣之力为自己和亲友疗伤。谢听风是谢家人,身体里也有木属性,不过还没有苏醒。

谢庆春催动丹田经脉里绵绵不息的木系真气,手掌瞬间变成了一截枯木。

准先天的修为,的确颇为强大,台下的人用屁股思考都能想到谢听风的结局,一个个屏住呼吸,紧张地看着台上。

对于谢家突发的变故,前来观摩的人心思迥异。

宗门的人只是感觉可惜,但谢听风只有一个,即使不死,也不一定就能收于自己门下。

薛家当然不想谢听风有事,毕竟他曾是薛家的姑爷。尤其是薛璇,她心中早已后悔不该退婚,现在心里还存有一丝复合的奢望。

至于宋家,当然希望在谢听风还没有真正崛起之前就毁了他。宋凌云的嘴角带着不易觉察的微笑,转瞬即逝。他的儿子宋千舟激动得浑身颤抖,满含期盼等着谢听风倒下的那一刻。

“嘭!”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响起,谢庆春的一掌已经印在了谢听风的胸膛上。

没有鲜血喷涌的场面出现,没有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起。

谢听风只是后退了四五步,身体上的紫红色罡气跳荡了一下,变得稀薄。他脸色苍白,气息紊乱,一下子跪在地上。

如果不是因为他修习了炼体功法,恐怕这一掌就会遭受重创。体修和灵修相结合,叠加的防御力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风弟弟,能撑得住吗?要不要我帮忙?”梦雨轩在谢听风的魂海里关切的询问。

“不要紧,我的修为停留在五品巅峰,我想借着外力,看能不能有所突破。”

梦雨轩虽然有些担心,但还是赞许地点点头。

谢听风催动真气,在身体里运行一周天,身体表面重又弥漫着紫红色的护体罡气。他慢慢站起来,重新挺直了腰杆。

谢庆春用自己八成的真气,竟然没有重创谢听风,心里颇有些失望。他仔细看了看谢听风,小畜生不但没有受伤,好像连中毒的迹象都没有。

他哪里想到,谢听风喝过两只六阶妖兽天翼毒龙蟒的鲜血,身体几乎百毒不侵。

“今天一定要毁了这个小畜生,不然以后就没有机会了。我就不信,准先天修为的自己,还奈何不了一个黄口小儿,真是笑话!”

他把真气催到九成,枯木似的手掌上闪着一层晶莹的绿光。

“嘭!”

又是一声巨响,谢听风踉踉跄跄跌坐在地。庞大的木系真气作用在他身上,透过肌肤,进入筋脉,想破坏他的身体。

他双手捏诀,催动九阳混元功,把作用在身体上的木系真气纳入丹田。

带着毒性的木系真气进入丹田,横冲直撞,让谢听风的丹田突然产生了异变。

那些隐藏在身体各处的木系元素受到木系真气的刺激,竟然开始了苏醒。纷纷涌入丹田,像滚雪球似的由小到大,加入到丹田里的小太阳中,小太阳的表面镀上了一层绿色。他心中暗喜,却不动声色。

同时,他的修为壁障也受到震动,隐隐有些松动。

“还不够,让真气的风暴来的更猛烈些吧!”

谢听风慢慢站起身来,撇了撇嘴说:“敬爱的族长,你是良心发现不忍心伤害我,还是就这点本事啊,简直像挠痒痒呢。”

“哼,死鸭子嘴硬,不是还有一掌吗?一会儿你就说不出话了。”

“来吧,使出你的全力,别让我瞧不起你!”谢听风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

谢庆春服下两颗增元丹,强大的真气在丹田里鼓胀。

他催动玄木诀,一声大喝,声震九天。右掌真气鼓荡,势如破竹向着谢听风的左胸击去。

谢听风催动混元诀,丹田里的小太阳高速旋转了起来,速度越来越快。此时,他的魂海里突然光芒一闪,一直平静待着的海螺突然光芒一闪,竟然下行到丹田里面,围着小太阳旋转,在他的身体表面,产生了一个看不见的无色气旋。

“嘭!”

一声巨大的撞击声响起,谢听风的身体表面荡起了一阵能量波纹,紫色罡气流转。

他一步未退,挺起的胸膛紧紧贴着谢庆春的右掌。

“这是怎么了?台上出现了什么情况?”人们有些不解。

“看样子此子正用高阶的炼体功法和谢庆春族长的真气相抗衡。”

“不过这样很吃亏呀,此子虽然强劲,但如何能与一个准先天的雄厚真气相持太久,真是自寻死路。”宋凌云不屑道。

“那也不一定,此子运气逆天,丹田破损都能治好,说不定会有奇迹发生。我们还是稍安勿躁,静观其变吧。”天剑宗的费玉清长老对谢听风充满了信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