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第73章(1/2)_爱看小说网
世界女兵
|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73.第73章(1/2)

发文时间:2018-09-06 文章来源:互联网
..,最快更新解药最新章节!

 江予夺的这个吻非常敷衍,在程恪嘴上啃了一下就赶紧离开了, 退开的时候脑袋还在车顶上磕了一下, 咚的一声挺响的, 程恪听着有点儿想笑。
 “走吧。”程恪说。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 绕过车头跳上了车。
 程恪看了一眼还背对着车子站在路边认真抽烟的三个人:“这仨不要了?”
 “拉回去沉塘吧。”江予夺皱着眉按了一下喇叭。
 几个人这才转过了身, 陈庆还说了一句什么, 看口型是“挺快啊”。
 程恪眼角往江予那边扫了扫, 江予夺不知道是因为尴尬还是别的, 坐得非常端正, 目视前方。
 陈庆他们上车之后,江予夺都没等他们坐稳, 就把车开了出去。
 “怎么?”陈庆愣了一下,“要追?”
 “追谁?”江予夺也愣了愣。
 “程怿啊, ”陈庆说, “是不是要追他!我操,追!把他那条腿也给他打……”
 “……追他干嘛?”江予夺有些无奈。
 “不追吗?操, 不追你开这么猛。”陈庆说。
 “安静的坐你的车。”江予夺咬着牙。
 后排顿时没了声音。
 程恪忍着笑, 清了清嗓子, 靠在椅背上看向窗外。
 这会的心情说不上来是好是坏,就是有点儿想笑,别的什么想法都没有。
 江予夺把车开回了他家,下了车之后陈庆把大斌他们送回去。
 临上车之前, 陈庆叫住了江予夺:“三哥。”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
 “那个……”陈庆皱着眉, 非常艰难地说, “什么时候有空,咱俩吃个饭,咱俩。”
 “明天吧。”江予夺说。
 “好,”陈庆点点头,又往程恪这边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就咱俩啊。”
 “知道了!”江予夺吼了一声。
 陈庆窜上了驾驶室,把车开走了。
 “要找你谈心了?”程恪笑笑。
 “想问问是怎么回事儿吧,”江予夺说,“毕竟以前我也没跟谁好过。”
 “嗯。”程恪跟在他身后进了屋。
 灯还在后院挂着,程恪走过去的时候喵也跟了过来,两三下就顺着晾衣杆爬了上去,跳到了灯上,来回晃着。
 “哎!”程恪指着喵,“你别给我晃断了!”
 “它才多重。”江予夺过去把喵拎了下来,“坏了再做一个,我现在很有经验了,再做一个肯定比这个强。”
 “明年我生日再做一个吧。”程恪说。
 江予夺没说话。
 “怎么了?”程恪啧了一声,“明年不给我过生日了吗?”
 “不是,”江予夺说,“我……没想过明年的事。”
 程恪轻轻叹了口气,走到他面前,左手在他脸上搓了搓:“有空可以想想,明年我还在呢。”
 “嗯。”江予夺点了点头。
 明年。
 对于江予夺来说是挺遥远的词,或者说,从某些角度,明年是不存在的。
 他想得最多的是“天”,一天两天,明天后天,就在眼前,他能够把握的,足够近的距离。
 明年,以后,将来,这些词在他脑子里出现的次数非常少,就算出现时,也没有任何意义,只是一个简单的时间。
 但现在突然就不一样了。
 明年,明年不再是一个空洞的词汇。
 明年有程恪的生日。
 突然有了期待。
 江予夺猛的有些欣喜,但之后又很快陷入了不安。
 一年,有些太漫长,一旦时间不再以小时和天来做单位,会有多少事情发生?
 精神病。
 江予夺耳边又响起了程怿的声音。
 “我有精神病。”
 他对程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手都有些发抖,这句话陌生得让他害怕,不要说对人说出来,就算是自己独处时,也从来不允许这个词在自己脑子里停留。
 程怿是怎么知道的,他不关心,程恪知道了,才让他心慌。
 虽然他告诉过程恪自己已经好了,程恪也没有再问过他任何相关的问题,他努力地忽略着那些根本忽略不掉的人,但在程怿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精神病”三个字的时候,他还是觉得整个人都蒙了。
 他能“好”多久,程恪能相信他多久,又能沉默多久?
 能到……明年吗?
 江予夺已经坐在沙发上愣了快半小时了,程恪坐在他旁边感觉都快把喵给摸秃毛了。
 手机响了一声,程恪点开,是许丁的消息。
 -解决了?
 -解决了
 -那行,下月一号咱们这边开业,我做了个简单的安排表,发给你看看?
 -好
 许丁很快把安排发了过来,大致是开业前需要准备的,开业当天的活动安排,开业之后的一些宣传。
 程恪看了一遍,补充了几条,给许丁发了回去。
 许丁又回了一条。
 -你明天有空过来吗,顺便吃个饭
 -我下午过去吧
 陈庆要找江予夺问问,许丁估计找他也会有差不多的疑问。
 但重点应该是不一样的,陈庆大概是“我操三哥跟个男的好了”“我操三哥跟积家亲嘴儿了”,而许丁……程怿应该已经让所有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了江予夺是个精神病人,程恪的男朋友是个疯子。
 说不定程恪也已经疯了,跟疯子男朋友一起大闹程怿的公司,还把程怿给打成了开放性骨折。
 程恪偏过头,江予夺还在愣着,看上去像是在琢磨事儿。
 他伸手在江予夺的耳朵上轻轻弹了一下。
 手还没有离开,江予夺已经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拇指往手背上一压再往后掀,拧着他的手按在了沙发靠背上。
 不疼,但是非常酸麻。
 但在程恪判断出这是条件反射还是某种跟“他们”有关的反应之前,江予夺已经松了手。
 “你……”他抓过程恪的手搓着,“吓了我一跳。”
 “不疼。”程恪看着他。
 但江予夺没有跟他对视,只是盯着他的手:“我走神了。”
 “想什么呢?”程恪抽出手,在他头上扒拉了两下。
 江予夺沉默了一会儿:“你跟程怿的事儿,算是了解了吗?他以后还会再找你吗?”
 “应该不会了,”程恪笑了笑,情绪又有些低落,“他不是说,最不希望有的就是哥哥么。”
 程怿说出这样的话,他并没有多难受,他们兄弟之间,大概除了最初不记事的那几年,几乎没有过什么兄弟情深。
 只是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有人说,不希望他出生,不希望他存在,尽管在他过往的人生里,并没有觉得有谁还在期待他,但听到这样直白的话时,多少还是有些郁闷。
 “出去一趟吧,”程恪说,“去查查账。”
 “又查?”江予夺愣了。
 “那张卡里的钱,”程恪说,“查查有多少。”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站起来拿过外套,“他应该不会少给吧,这关系到他的面子问题了。”
 “就是想看看。”程恪笑笑。
 “十几万的手表胡乱扔的人,还会为了区区一百万出去一趟?”江予夺说。
 “区区你大爷。”程恪说。
 “我还真没见过一百万这么多的钱。”江予夺说,“一会儿让我先数一下个十百千万的。”
 “转给你得了。”程恪说。
 “嗯?”江予夺看着他。
 “你不是没见过么,”程恪说,“转给你见见。”
 “好。”江予夺点了点头。
 程恪已经猜到了他会点头,江予夺的反应就是这么神奇,他笑了起来:“那你拿上卡,一会儿就去银行转了。”
 江予夺没说话,盯着他。
 “怎么了?”程恪走了两步又退回到他面前。
 “你是不在乎这点儿钱呢,”江予夺说,“还是……”
 “我知道这钱真给你了,你也不会乱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