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经历的灵异事件之七:伟人的庇佑_爱看小说网
世界女兵
|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父亲经历的灵异事件之七:伟人的庇佑

发文时间:2018-09-06 文章来源:互联网

父亲在1966年17岁时候曾经被Chairman Mao集体接见过,后来就下乡了,在农村的四年他既没有像其他同学有的甘于现状,在当地娶妻生子做了农民,也没有像另一些同学不安现状整天挖空心思托门挖窗要回城,父亲在学校时本就是学霸,到了农村也坚持学习,抓住一次工农兵上大学的机会,难得的在文革中读了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外事部门。

到了1980年,国家认为文革中好多大学生是“混”上的,整体不行,对文革中的大学生集体停止工作,进行了一次“重考”,父亲再次以省第三名的优异成绩拿到了国家正式承认的文凭。可是,不知为什么,就没有被分配回外事部门,先是安排在广播电视大学当老师,几年后又调到一个国营半导体厂做技术副厂长,跟着又调到劳服公司做主任,父亲一直很苦恼,因为这些工作都不是他的专业,也不是他的热爱。

据父亲几年前和我回忆,1988年,他忽然梦见了Chairman Mao,伟人的穿着年龄和66年集体接见父亲他们时一模一样,见面地点似乎是古时候城门外的十里长亭,鸟语花香,丛林叠嶂,环境十分优雅。父亲向Chairman Mao讲诉了许多他老人家去世后国内的种种腐败与不公,然后又讲了自己工作上的烦恼。Chairman Mao告诉父亲,半年内工作问题必将解决,不过父亲将会有三次劫难,伤筋动骨。最后Chairman Mao用他那宽厚的大手(父亲说印象极其深刻)和父亲握手告别,说不要担心,他会帮助父亲的。

不到半年,父亲接到调令,任我国驻朝*鲜使*馆技术顾问,跟着两年后调任我国驻莫三鼻给使*馆技术顾问。父亲在莫三鼻给使*馆工作后期,寝室在三楼,一天他闲来无事坐在窗台上擦擦窗户,突然无来由的一阵眩晕,然后从三楼窗口栽了下去,直接摔在一楼水泥地上。后来听与父亲一个屋子的高叔告诉我,他亲眼看到父亲是头朝下栽下去的,他直接喊同事“快下去,人完了!”可当他们冲下楼,惊诧的发现父亲并不是头着地,而是臀部和肘部落地,除了肘部蹭的鲜血淋淋,腰严重扭伤不能动弹外,没有一处骨折,父亲头脑非常清醒,说摔下去的时候感觉有股力量托举住了他,让他改变了头向下的姿势,轻轻地把他“放”到了地上。这次受伤父亲在床上躺了一周就可以下地了,一个月后除了个别动作伤处有痛感基本痊愈。

之后父亲担任坦噶尼克使*馆技术顾问,休假时候和四个同事开着一辆三菱越野车去乞力马扎罗峰旅游,去的时候路还是好好地,可是回来的时候在一个急转弯处路面出现了一个大坑(当地人说应该是大象刨的),司机刹车不及,车冲进坑里发生侧翻,父亲旁边的车门打开,他直接被甩了出去,后备箱里好多东西(帐篷,炊具,食品箱)砸在父亲身上,然后侧翻的车又压在他身上。父亲当时口鼻出血,昏迷不醒。许多当地人跑过来帮忙,同事用当地一名法国传教士家里电话请求救援,坦噶尼克军方出动了一架直升机把父亲接到了达累斯萨拉姆医院,经过检查,父亲除了断了两根肋骨外,大脑,内脏均未受损,医生说简直是奇迹。这次父亲在床上躺了一个月,半年后基本痊愈。

1997年父亲被调到欧洲,2003年在瑞*士使馆任上的总感到胃肠不舒服,频繁腹泻,去医院检查说疑似肠癌,大家都吓坏了。抓紧联系做手术,当时我守在手术室外,医生做完手术把父亲被切除的一段三十厘米长的小肠翻给我看,内侧有一个拳头大重重叠叠像菜花一样的肿瘤,医生说看形状应该是恶性的,需要进一步病理化验,如果确诊是恶性的,那以后还会在其他部位扩展。可是三天后,医生通知我那个90%看来是恶性的肿瘤经过病理化验居然是良性的,也就是说父亲可以很快恢复健康了。

如今父亲已退休,在家安享晚年,每每与我喝点小酒聊天的时候总是回忆过去,不胜感慨“我能有今天,都是靠伟人的庇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