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_ 第七百六十九章 庞维的窘迫_爱看小说网
世界女兵
|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大器宗_ 第七百六十九章 庞维的窘迫

发文时间:2018-09-06 文章来源:互联网
乍听得此言,整个院中,都变得寂静无声。

在庞维身边的,大多都是他的亲信门人,自然也都知道,这处地方意味着什么。

他们更加知道,近些时日,自家师尊确定了炼制天行舆的技艺和相关宝材,正需要向宗门提取投注,调度人手,大干一场。

这座矿山,几乎便是志在必得之物。

谁能想到,刚刚商谈还没到一个月,它便就已经易主?

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偷偷拿眼看师尊,便见庞维的面色有如变天,猛地阴沉了下去。

“嗯?”

那原本就已经惊慌的弟子,此刻更是手足无措了,愣愣地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还是一名深得庞维信任的白衣师兄好心,站出来接过那弟子手中的密信,看了看,凝声低喝道:“还不快滚?”

那弟子知道师兄是为自己好,忙不迭地退了下去。

庞维没有理会他们,板着面孔,回到了院堂中。

几名门客和弟子面面相觑。

这个时候便能够看出亲疏远近了,自觉是亲信心腹的都跟了进去,其他人则连忙离开。

庞维的面色极其难看:“有没有得知,究竟是谁,抢先我们一步?”

白衣师兄已经看过密信,站出来禀报道:“师尊,暂时还不知道。”

庞维冷哼一声:“去,尽快查清楚!”

他满面寒霜,声音中也带着无尽的森然之意,仿佛能够冻结人。

庞维近乎咬牙切齿道:“我要知道,究竟是巧合,还是天南那边在捣鬼,又或者,是我们自己这边出了纰漏!”

“是。师尊,我等马上便就去办!”

众门人弟子头皮发麻,只感觉四周气势弥漫,都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连忙应道。

“三师兄,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出到外面,一名较为年轻的弟子叫住了那位白衣师兄,偷偷问道。直到现在,他的面色都还有些发青。一脸后怕的模样道:“我还从来没有过师尊这么难看的面色,可吓死我了。”

白衣师兄道:“这也难怪,矿山被人买去,就相当于被人制住了我们的脉门,天行舆一事,恐怕要黄,师尊又怎么能不担心?”

白衣师兄想了想,又道:“如果只是师尊所说,有人囤积宝材。偶然押中,还可能会有补救的余地,但如果是天南那边李宗师所为,那就真的麻烦了。不过。这也还比不上最后一种……”

“最后一种又怎样?”年轻弟子问了一句,突然,自己面色也变了变,“制图全谱一直都只有少数几人才能看到。具体要用到什么宝材,哪种最为关键,也只有他们才知。老天……”

这一事,带给庞氏的麻烦,的确巨大无比,年轻弟子也不禁一阵心中哀叹。

如果是前两者,还可以说是外人作祟,但如果当真是后者,那可就真是家贼难防了。

这个消息可以走漏,其他消息呢?

还有庞氏道场更多的机密,同样跑不了。

白衣师兄苦笑一声:“再说前两者,李宗师自从六十多年前椤山原大战之后,你就知道他厉害了,如果是有人囤积宝材,必定为了谋利,但你想想,能够有如此手笔的,肯定不会是散修或者小世家,与他们谈买卖,简直就是自找难受。”

年轻弟子想想,也觉得师兄所言极是,不由信服地点了点头。

白衣师兄道:“总之,这段时间,说话做事小心一点,不要惹了师尊怒火。”

白衣师兄无疑是极了解眼下形势和庞维性情,才这么说,果然不出所料,此后几天,便真的有几名弟子只是犯了些小错,就被重重责罚,就连一名平日里深受庞维喜爱的弟子,只是一时粗心,导致了一件价值十余万灵玉的宝器粗胚报废,都被赶去秘谷禁闭。

其他弟子噤若寒蝉,竟是无人敢为他们求情。

作为炼器师,平日里报废法宝粗胚和消耗宝材,都是正常用度,虽说有按照经验设定的正常报损界限,但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一时大意超过这条界限,也不稀奇,同样亦也有超常发挥,或者精良之作,能够弥补回来。

但现在庞维摆明了就是心情不好,他们也不敢触他霉头。

在这一片压郁的气氛中,众弟子度过了难熬的时日,万幸今年是神兵榜年,总算等到了开榜之日。

周围的热议,冲淡了这片气氛,并且,庞氏自己的庞山冶子,也炼制了一件足可参与榜单竞争的绝品宝器,这件事情与他们息息相关。

庞维的注意,渐渐转到了这边,再也无暇顾及其他了。

众弟子所见,便是他和庞山带着几名随从,轻装简阵赶往天书山观礼,总算长松了一口气。

此时,天书山下,庞维和庞山等人身影出现。

却是乘舆而来,借着新式遁器的破空之能,短短一日之内,便就赶到了这处地方。

“明天就是开榜大典了,我们先到地方,小住一晚,到时候再见机行事。”

庞维早已经派人帮他找好下榻之处,不至于无处可去,因此,径直往那边赶去。

在此刻,他们已经做好了周密的安排,如果庞山没有得到地煞榜名位,自然是低调打道回府,再作打算,但如果成功上榜,那就要趁机现身,适当地在人前宣扬。

这是为了利用新近上榜的名声,完成推广天行舆的布局。

山道上,庞维等人慢行而至。

庞维一边思索着,一边对庞山道:“如果那处宝矿是被人用来囤货居奇,凭着这个名头,加上宗门施压,应该可以拿下,不过,一切都要趁势,尽快敲定。”

庞山带着几分愤慨,道:“师尊,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就算我们能够逼迫对方放弃,也免不了要多付出许多代价,这一步落后,就只能任人宰割了,真是想想都叫人憋屈。”

庞维沉默一阵,黯然道:“这也没有办法,能够买得起这种矿脉的,不是顶尖豪门,就是大型商会,甚至有可能是伽蓝门那一帮人所为。”

庞山面露忧色道:“我和他们打过交道,这些人,无利不起早,不可能放弃大赚一笔的机会。”

庞维叹道:“是啊,纵使我们动用宗里力量施压,他们也自有元婴大能顶住,还要反过来跟我们谈什么道义,规矩,一**商!”

不止草莽散修们要骂奸商,就连庞维遇见了,也不得不骂。

不过他的办法,终究还是比草莽散修多,如果这次当真是那些牟利商会所为,有的是交换的办法。

但是庞维心中也隐约存着几分隐忧。

不怕奸商,就怕不是。

庞山知道他心意,安慰道:“师尊,郭道友已经奉命去查了,以他的能耐,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我们暂且不用管它。”

庞维点点头。

众人继续漫步在这灵秀的山峰间,不久之后,终于到了山顶的宅邸前。

这里是一处天书山名胜居所,因为天书山掌控天罡地煞神兵榜,每逢开榜之期,都有大量人流涌来,附近的别院,宅邸,坊市,酒家,茶寮……全部都是赚钱的产业,也是天机门除了自家洞天世界之外,赖以为生的财富来源。

因此,这处地方,并不单只有他们一群人入住。

恰在这时,众人的头顶,数道遁光由南往北徐徐飞来。

庞维等人本也没有在意,这些可能是也在附近下榻,路过的修士,但很快,他却忽然察觉,竟然有两位元婴大能在其中。

“元婴修士?”

虽然开榜之期,有元婴大能来此不足为奇,但他还是好奇地分出几分注意,想要知道究竟是谁,结果这一感应,却是陡然色变。

“师尊,这处地方,可真是不错啊,回头我们也……嗯?师尊?”庞山微愕,不由得也跟着抬起了头。

庞维目光一凝,道:“李晚?”

这群在上空飞过的修士,竟然是李晚等人!

李晚等人自然也察觉到了庞维等人的存在,虽然这处地方,乃是灵秀之所,各种草木,气脉的气机混杂,能够掩盖不少东西,但毕竟相接极近,一下就发现了。

李晚甚至清楚地看到了庞维等人的身影。

炎长老问道:“李道友,你认识他们?”

李晚轻轻一笑:“炎长老,那位就是灵宝宗庞长老。”

炎长老闻言,面色顿时变得极其怪异起来。

他曾经听说过,庞维在李晚手中吃亏的事情,也在此后,从李晚那里得知了天行舆一事的来龙去脉,甚至帮着李晚收购矿源,对付庞维,但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上。

难道这就是冤家路窄?

炎长老暗叹一声,不过他是玲珑人物,自然不会在面上表现出来。

这里是天机门的地头,不是海外或者虚空那种地方,李晚和庞维两人,也各自都是功成名就的人物,他倒不担心,两人会见面就打起来。

李晚道:“我和庞长老,算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了,走,下去跟他打声招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