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_ 第九百零七章 火云天尊_爱看小说网
世界女兵
|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大器宗_ 第九百零七章 火云天尊

发文时间:2018-09-06 文章来源:互联网
不过参加交易会,毕竟只是私事,李晚另有公事,那就是催饷。

按照盟约,赤阳门除了租借给联盟的尧山十六峰之外,还理应在坚守期间内,给予必要的支持,这些支持,除了各位修士维持修为和法力不可或缺的灵玉,还有疗伤、休养所必需的灵丹妙药,以及各种抗魔所需的武器,防具。

尤其后者,虽说天南器宗本身就是出产法宝的器道势力,但这些东西,并不是由他们直接提供,而是先与赤阳门达成交易,再以赤阳门的名义下发。

虽说李晚手头上,供养暂时还算充裕,但却大多都是联盟和宗门自行垫付,李晚可不想,等到大战过后推诿扯皮,徒惹麻烦,所以,要趁着这次返回山门,尽可能地争取到手。

赤阳门的庶政院长老,热情地接待了李晚,由于李晚身份不凡,赤阳门本身也富有,这次催饷,倒是顺顺当当,对方痛快答应了盟约规定的一切条款,甚至连李晚提出多供丹药,调剂修建法阵材料诸事,也一口答应下来。

但就在李晚打算离开院堂总舵时,这位长老却叫住了他:“对了,李道友,火云天尊命我等转告你一声,若是近期有空,还请前往他离火洞一趟。”

“哦?”李晚微怔,“天尊前辈召我,所为何事?”

庶政院长老摇摇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只是上头刚刚得知你来此处,托我传讯。”

“那我尽快赶去。”李晚说道。

虽说这边传的话,是近期有空去一趟,按理说来,并无急事,但李晚也不好让一名道境巨擘久等,因此。还是决定立刻便动身前往。

当日下午,暾炎洞天,离火洞前,几名来自天尊洞府的执事弟子在一位身穿紫衣的元婴大能率领下,排开在山门前,迎接远道而来的李晚。

“李宗师,师尊得知你来,特命我等来此迎接,还请随我们进入。”

那紫衣修士,正是离火洞大弟子。陆离道人,此番妖魔入侵之际,也出现在这里,表现出的是对李晚的看重。

李晚与他寒暄一阵,不免探问起天尊召见自己的缘由。

陆离压低声音,告知道:“实不相瞒,这次我家师尊请你来此,是临时起意,就连我等亲近的弟子。也不知道究竟所为何事。”

“哦?”这个回答,有些李晚出乎意料,李晚本以为,会是天尊手中有什么损坏道器。或者仙器之类的东西,需要自己品鉴,修复。

陆离看李晚神色,笑道:“李宗师。到时候见了我家师尊,自会知晓缘由,我们还是先进去吧。”

陆离一边说着。一边做出了个请的手势。

李晚点点头,道:“也好,陆道友,请。”

不久后,李晚便穿过一道波光粼粼的,水幕一般的大门,来到一处天地之精汇聚,仙灵之气浓郁的洞窟福地。

此处地方,正是赤阳门的火云天尊潜修之所,离火洞,偌大的空间,完全看不出像是深藏于地下,因为早在天尊入驻之时,就被天工院的高人们以莫**力搬山撼岳,生造出了一个方圆不下百里的灵秀胜地,而后,天尊亲自出手,以大神通将整个洞府融入到自己的小洞天,紧紧依附于大千世界。

一路上,李晚所见,尽皆都是一派天圆地方的神奇处所,天空中,不时有祥云飘过,仙鹤飞翔,地面也是各种瑞兽灵物隐现其中。

来此之前,李晚便曾了解过,火云天尊,乃是赤阳门三大道境巨擘之一,与其他巨擘一般,担任太上长老之位,但却隐居幕后,平常不理俗事。

只不过,到了这异族入侵的危难时刻,整个宗门陷于妖魔之手,甚至就连烈家老祖,也败亡陨落,无论他坐的是什么关,修的是什么道,也不得不从避世潜隐之中退出,重新关注此间。

很快,一行人径直飞到了这片小洞天深处的主峰,在府邸里面的一块草地上,找到了火云天尊。

这是一位看起来慈眉善目的红发老者,盘坐在一颗长得异常繁茂的菩提树下,全身气机收敛,仿若凡人,但在呼吸之间,似有层层金芒流转,太阳一般,照样四面八方。

整个山峰,都被这股耀眼的光芒充斥,李晚等人接近到其中,不得不眼睛半阖,随即微微低头,难以直视。

陆离带着李晚落在草地上,也不开口,只是静默肃立,等到老者身上光芒渐敛,完全变得异常柔和,自然之时,方才上前参拜,恭敬道:“师尊,天南器宗李宗师来访。”

李晚也上前,执礼相见:“晚辈见过天尊。”

“李小友,我是早就听说你的名头了。”火云天尊睁开眼睛,看了看李晚,微微点头,似有赞许之色,“果然不愧是后起之秀,这两百年间,天下英杰,当属你为最,据我所知,你现在还没有满二百年寿吧?”

“天尊谬赞了。”李晚谦逊一声,回答道:“晚辈还差三年,正好满二百岁。”

“真是后生可畏啊,当年我等年过二百,也才刚刚丹成化婴而已……”火云天尊感慨道。

李晚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这火云天尊,大概不会跟自己感怀春秋,说些无稽之事。

这一番言语,只怕是为了引出下文。

果然不出所料,火云天尊感慨之后,却是又谈起了如今。

“不知觉间,已是三千六百年过去,我等得天独厚,修炼成道,终于有了那么一丝遥望长生的希望,但是在此期间,天降历劫,三灾八难,天人五衰,种种灾劫,都有可能令得我辈修士前功尽弃,千年道行,也敌不过那大道无情的摧残。”

“李小友,实不相瞒,这次我请你来此,是听人说起,你的手中有一神异之物,可助我修复暗伤,得复天年,我在此,也觍颜向你讨要一番,不知小友可愿意割爱?”

“哦?”李晚神色微变,“天尊所指,可是那长生酒?”

火云天尊见李晚并未讳言,微笑点头:“正是。”

李晚心下了然,肃然道:“晚辈手中确有此物,不过所剩已经无多,不知前辈够不够用。”

火云天尊问道:“小友不妨直言相告,究竟还有多少,我其实早已经服食过此物,也曾得增寿万年之效,但屡历灾劫之后,这点增寿延年的功效,已经微乎其微了,更多还是在于疗伤之用。”

增寿延年,更多是指寿命的潜力,但实际上,修士有各种灾劫和损耗,难免折损寿元,甚至连一些特殊的神通法术,都需要付出以寿元为代价,等闲修士,根本无法活到既定的寿元大限。

道境巨擘修为高深,面临的灾劫和磨难,远非常人可以想像,更有本身生命的极限在,除非能够把长生酒等宝物当水一般常饮,等闲的办法,已经无法再提升丝毫寿元了。

不过宝物终究有其不凡之处,即便无法再增长寿元,也可以用来激活他这般修士的生命力,不仅可以长久保持鼎盛,一些肉身甚至神魂的暗伤,同样能够恢复。

李晚心思通明,并没有犹豫,立刻便道:“晚辈还有二杯下品灵酒。”

这些长生酒,是李晚利用自己所得勾兑过的,当初为了收买各方修士,争夺宝材,以及后来争夺抗魔联盟的权柄,分润出去不少,足足一百份,也只剩下了二十份,正好是如今告知火云天尊的数目。

他手底下还私藏了半杯多的上品灵酒,是未曾勾兑过的原浆,不过,这份私藏他还另有用处,却是不足为外人道。

“二杯下品……”火云天尊略为沉吟,也不见是喜是忧,良久才道,“我要一杯足矣,小友把它给我。”

“好。”李晚并没有迟疑,从乾坤囊中,把自己一直珍藏的灵酒取了出来。

话说到这份上,与其忸怩作态,还不如痛痛快快。

火云天尊收起灵酒,颔首道:“此物贵重,我也不跟你谈什么报偿了,干脆欠你一个人情,他日若你有事,我帮你就是。”

李晚道:“天尊言重了。”

火云天尊微笑不语,李晚心领神会,试探道:“若无他事,晚辈便先行告退了。”

“也好,陆离,你送送李小友。”火云天尊说道。

一直侍立在旁的陆离站了出来,展袖道:“李宗师,请。”

李晚再施一礼,跟着陆离离开小洞天。

等到出去之后,李晚见四下无人,忍不住把心底的一大疑惑问了出来:“陆道友,天尊怎会有伤在身,难不成,是去年大战……”

陆离苦笑一声,道:“的确正如宗师所想,不过这件事情,乃是我赤阳门机密,还请道友万勿外传。”

李晚点点头:“放心,李某分得清轻重。”

他见陆离一副不想多谈的模样,也不再追问,不过心里却盘算开来。

此时,火云天尊这般道境巨擘的状态,完全足以直接影响整个宗门和抗魔大局的走向,由不得他不重视。